地方资产管理公司试水互联网处置不良资产,错位竞争格局初现

2016-12-06  来源:
分享到:

自10月10日国务院公布《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及其附件《关于市场化银行债权转股权的指导意见》一个多月以来,一批新的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和银行系资产管理公司相继成立。

加上最早成立的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东方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和早些时候成立的地方AMC,银行不良资产处置市场正在形成由传统四大AMC、地方AMC、银行系AMC共同竞争的格局。

东方资产最近公布的《2016中国金融不良资产市场调查报告》指出,随着经济持续放缓,整个金融业都面临不良贷款率及不良贷款余额双升局面,而且继续恶化的可能性很大。随着不良贷款压力有增无减,金融机构出售不良资产的意愿会较强烈。

地方AMC扩容加速,试水互联网处置不良资产

地方AMC扩容加速一方面将促进不良资产市场的竞争,另一方面还给市场形成了行业准入放开的预期。

银监会在10月21日向省级政府下发了《关于适当调整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有关政策的函》,允许各省增设一家AMC;并扩充了地方AMC的职能,允许其以债务重组、对外转让等方式处置不良资产,对外转让的受让主体不受地域限制。

自10月以来,银监会共批复了6家地方AMC,涵盖陕西、青海、黑龙江、浙江、上海、江苏等地。同时地方AMC扩容不仅体现在“增开班次”,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发布增资扩股计划,拟将总股本从目前的20.3亿股增至100亿股以上。

中原资产管理公司总裁岳胜利向澎湃新闻表示,目前的政策对地方资产管理公司而言是重大利好。过去地方AMC手脚受束缚,只能从事资产重组业务,但资产转让才是最为常规和常用的处置手段。如今放开资产转让权限,地方AMC获得了与四大AMC平等竞争的地位。

此外,地方AMC的财务管理也有所放松,允许其对所收购的不良资产纳入“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如此便可参考四大AMC的做法对所收购资产按公允价值变动调整损益。青岛海洋会计师事务所注册会计师、注册资产评估师张平向澎湃新闻解读道,银监会的此项政策扩大了地方AMC的报表腾挪空间。这项政策直接减轻了地方AMC的财务压力,也提高了其在市场中的议价能力,增加了资产定价的灵活度。

目前多个省市成立了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大多由地方政府牵头、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管理。这些金融资产交易中心为银行不良资产处置多提供了一条通道。将交易资产挂到网上的“互联网+”模式则成为不良资产的市场化处置新模式。岳胜利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互联网+”模式特有的快速“价值发现”和“市场发现”功能,是不良资产处置发展的必然趋势。

然而,地方AMC短期内难以改变其资金实力较弱的短板,再加上市场上优质资产短缺,“资产价格下行”对不良资产处置也有一定阻碍。据知情人士透露,2014年12月成立的山东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第一单业务在今年才落地,以四折的价格与建设银行青岛分行达成价值10亿元的不良资产包业务协议。

银行系AMC或是债转股主力军,在摸着石头过河

在农业银行发布公告称,拟以自有资金出资人民币 100 亿元,设立全资子公司——农银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拟专司债转股业务以来,招商银行、兴业银行等也纷纷宣布入局。其中招商银行拟与长城资产管理公司一同组建资产管理公司,专业从事债转股业务;福建省拟成立的第二家地方AMC,股东兴业国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是兴业银行下属兴业信托全资子公司。此外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等大行也在筹划设立AMC,专司债转股。

AMC格局的变动不仅展现出资本市场将逐渐向多层次、多元化发展的图景,专司债转股的AMC入市也将进一步形成大量股权类资产,从而助推股权交易、培养投资市场、提升了股权市场的流动性。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虽然肯定了银行自己成立AMC在效率、专业等方面优势,但也指出其中的弊端,“银行自己成立资产管理公司会多少涉及到关联交易的问题,相关业务怎么规范,怎么根据市场化原则展开,目前还在试点过程中,是什么情况还要观察。”

建设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黄志凌认为,目前中国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的案例并不多,但国际市场上这种案例很多,比如捷克1998年初在《银行法》《贸易法》修正案中增加了债转股的内容,规定公司经债权大会同意并与原股东协商后,可以按面值进行债转股,并对债转股企业的税收减免做了明确规定。

市场的变化使得市场主体间的关系复杂化,利益链条也日趋复杂,这无疑给监管增添了很大难度。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向澎湃新闻表示,我们国家的习惯是出台行政政策,而法律制度却又常常跟不上,监管的效率和实际效果都会受到影响,“现在虽然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可一旦走错要付出的各项成本都会很高。”

错位竞争格局初现

尽管仍存在一些不确定因素,当前不良资产市场的格局已初步在以下几个维度上清晰起来。

从市场主体的实力看,四大AMC无疑仍处于领先地位,商业银行次之,地方AMC相对较弱。前二者的实力不仅体现在其资本金较充足、各项牌照齐全上,在人员素质和管理水平方面也有明显优势;然而从资产处置的量来看,绝大部分不良资产处置业务都仍将由四大AMC和地方AMC承担,相较之下,银行系AMC可能系主司债转股业务。

上述东方资产报告预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仍将是不良资产市场上最主要的竞争者,除了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商业银行、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以及其他境内外投资者形成不良资产市场实质性竞争的可能性较小。

从时间的维度来看,大多数增设的地方AMC刚刚起步,尚处于“磨刀霍霍”的准备期,实际业务量并不大;而银行系AMC则是应运而生,为防范金融风险深层次蔓延,在没有多少时间准备的情况下就要“操刀”债转股。

从空间布局来看,地方AMC主要受限于地方业务,而四大AMC和银行系AMC在跨区域和全国性业务上优势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