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C探路不良资产基金模式

2016-11-21 来源:
分享到:

去杠杆、去产能的背景下,市场化债转股势起,以不良为主营业务的资产管理公司(AMC)在探索不良资产如何进行债转股的同时,不良资产处置基金化也正在成为行业竞逐的热点。

11月17日,在第82场银行业新闻例行发布会上,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下称“长城资产”)副总裁周礼耀表示,供给侧改革“三去一降一补”的经济结构调整过程具有时间换空间和跨周期操作的特点。因此,长城资产选择以市场化基金为运作载体来助推具体落实相应工作。

当日,长城资产也宣布将在未来3年时间内,组建三大母基金,各100亿元。同时在母基金的基础上,成立100个子基金,每个子基金在30亿元左右。通过三年时间,争取筹集3000亿元的资金,形成一个3000亿规模的产业基金集群。

不良资产基金探路

银监会数据显示,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49万亿元,较上季末增加566亿元。不良贷款率1.76%,比上季末上升0.01个百分点。

根据长城资产提供的数据,截至10月末,今年新增投放的项目258个,其中新增的传统资产包项目187个,涉及债权本金722亿元,同比增长了6.22倍。周礼耀预计,到年底可能会突破1000亿元的规模。

不良资产规模总体的加快上升,促使不良资产处置市场蛋糕增大,不过也意味着需要更多的创新模式来加快不良处置。

银行不良持续上升的背景下,更多的资金也希望能够参与到不良处置当中,基金模式则可以解决资金进入的问题。不良处置行业中,此前已经有不少不良资产基金的探索,不过还未成规模。四大AMC的加入,为不良资产基金模式树立了方向。

截至今年9月30日,长城资产已经成立了“长城国越资产管理合伙基金”、“长城国泰并购重组基金”和“长城国丰城镇化基金”三大母基金,各100亿。分别专注于不良资产收购处置业务、不良资产并购重组业务以及房地产“去库存”业务。

目前,3只母基金在不到一个月时间的运行中,已经出资项目4个正式落地,出资金额50.9亿元,待出资项目7个,涉及金额212.48亿元。

“究竟是以子公司的合资公司模式走,还是以基金模式走,我们做了反复的比较。”周礼耀在回答《第一财经日报》提问时称,在未来的操作中,上游将是优势企业或者上市公司,下游是可孵化资源,包括基础资产、好的项目,中间则是基金运作平台,即孵化基金的模式。

长城资产资产经营部总经理雷鸿章也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三大基金是一体化的,共同推进。其中负责不良资产处置业务的基金“国越资产管理基金”着眼于收购不良资产,一是金融类的不良资产,另一个是集团之间互相拖欠的这类非金融不良资产。

“通过这个基金,一是跟银行合作,创新处置模式;二是跟地方政府合作,创新处置模式;三是跟大型企业集团合作,帮助企业集团降低杠杆;四是与社会资金合作,包括外资,做大不良资产的主业。”雷鸿章称。

不良资产基金的资金究竟由哪些机构来出资?这也是市场较为关心的问题。

周礼耀对记者称,要形成3000亿元的基金集群,需要通过长城资产本身的资金投入,也需要社会资金的介入,不排除引入外资基金。同时,长城资产正在考虑在国际并购过程当中进行有效的合资基金的安排。

债转股“七个圈”模式

随着10月份新一轮市场化债转股的大幕拉开,银行方面债转股已经陆续有项目落地。

实际上,债转股对AMC并不新鲜。长城资产成立17年以来,通过实施债权转股权,已帮助300多家大中型国有企业减轻债务负担,重组整合了相关债权企业1000多家。

“我们一直在思考是在企业债务减免又不破产的状态进行债转股,还是从某个切入口反推,在企业降成本过程中实施债转股。”周礼耀称,这个问题的思考对未来债转股的实施具有引导作用。

根据周礼耀介绍,最近长城资产正在与一家已经严重资不抵债并陷入债务兑付危机的央企做债转股方案。通过债务重组、财务重组和资产重组,帮助这家企业剥离低效资产和非主营资产,重振主业经营的竞争力。

最终采取的模式是,以时间换空间,使这家央企未来既能够获得重生,又能够在这个过程中不采取破产重整的方式,损失通过未来的增值来进行反哺。

周礼耀将此总结为“七个圈”的模式,即在企业一揽子方案、整体重组这个大圈下面形成两个小圈。一个小圈是优质资源,一个小圈是现在的问题资源,进行优劣分离。对于优质资源,再进行主副分离,即主业部分跟非主业进行分离,形成了这个圈当中的两个圈。问题资源也分成两个圈,一个是可处置的有效资产,另外一个则是损失,要通过优势产业和有效资产未来的并购重组来实现价值的回归,弥补这一块损失。

“所以我们现在采用的是‘投行+综合重组不良资产’的方式来进行处置,基本考虑以收购不良资产为切入点,形成债转股的模式,形成‘七个圈’的回归。”周礼耀称。

“从债转股明确指导意见以后,我们就主要介入以不良资产为主的债转股。”周礼耀称,不过,不良资产的债转股还主要面临“五难”。

一是协调难,二是估值难,三是定价难,四是管理难,五是退出难。那么面对这五大难题,不良资产的债转股应该如何来做?

周礼耀表示,不良债转股涉及到银行、企业以及AMC,上面是银行、下面是企业,中间是AMC。这三方的考量包括对价值的判断和对定价的考虑:一是不良资产买方与卖方的价格差,另外一个则是企业对自身判断,跟银行之间的定价也有个落差。

“由于不良资产有未来处置过程当中的运作成本、财务成本,这都要在它的价值当中体现。按照我们的经验,这种价格差至少在20%-30%,所以往往银行出包也很难。”周礼耀称。

此外,AMC要进行不良债转股也需要资源、资金的准备,以及不良资产退出机制的建立。在上述“七个圈”模式下,可以通过整体上市或者分拆上市来实现企业的价值,最后来反哺企业之前损失。